西潭居士

老司机开车,不过基本在菠菜飙。
起点文读者

【全职】绯日 (1)

先占一个tag
只是一个脑洞,不知道能不能写下去。
民国背景,有日军入侵
众人梨园设定。
cp大概叶王 黄喻 周江 韩张 孙肖等
叶修什么角儿都能唱,大眼喻队江副张副肖队擅长唱旦,少天小周老韩孙翔是唱生。基本上都是武生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又晃晃悠悠的吐出了一口白蒙蒙的烟。
淡淡的烟味随着空气慢慢扩散,攀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鼻腔。昏暗的蜡烛照的明灭不定。几丝慌燥逐渐从心头一点点生根发芽细细的缠上去。


『叶不羞你能靠谱一点吗?现在这种情况下你倒是说句话啊!现在文州张副都被狗娘养的小日本抓去了,怎么办啊!你说啊,平时不是最能扯了吗?现在倒是扯出个办法啊!』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话头,噼里啪啦一堆话语从喉咙里争先恐后的奔出,也许是前些日子唱的角儿太过于武,导致这话儿带着一股子棱角,锋利,尖锐。不过也和他剑圣的名头相符。

『少天啊,在场的各位,没有一个不是恨极了那鬼子的,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拨皮抽骨,抽筋剁肉。再等等,时机,就要到了。』
叶修的脸被一块蓝底绣花的金线锁边的残布阴影半笼着,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只能隐约瞧见向上挑起的嘴角。

又是一阵难耐的沉默。黄少天怎么也不习惯这种喉咙里堵着一摞子话却不好意思倒出来,只能憋屈的塞在了喉咙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他只能盯着从房梁上挂下来的半边残布。

你好死不死的怎么就挂在了这?黄少天在心里暗自愤懑。你知不知道,你在这里没事人的一躺,端的是安安分分的没事人,不对,没事布一样,可就苦了我了。叶不羞的表情被你严严实实的挡了个密不透风。可叫我怎么发现他的痛处,再狠狠踩一脚,叫他好生明白我现在对于文州被抓的痛不欲生。

啊,说起来这条残布怎么就那么眼熟呢?看花样绣工也是上乘,怎的就落魄到了如此地步?

黄少天摸着下巴,在努力思考为何那么眼熟的同时没由来的给予了一丝丝的同情。毕竟或许几年前,也可能几个月前,它还是某位当红花旦的心头宝。

呵,这世道就是如此。旧的东西永远在妄能天长地久,却不好好看看自己已经被天长地久侵蚀成什么样子。

黄少天自嘲的笑了笑,遥想当初若不是前蓝雨大当家魏琛救了再街上讨饭的自己和喻文州,自己又何德何能站在戏台子上舞枪弄棒,和着喻文州的咿咿呀呀,眉眼流转,皆是风情。
但是那么做的前提就是,把魏琛前蓝雨大当家,前蓝雨压轴武生,他们都师傅,救命恩人,打败,垮台退位让贤。

真是讽刺。



*看前尘是 万人空巷

判续路是 人走茶凉

沧桑荟萃梨园行





*来着《双角记》歌词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