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潭居士

老司机开车,不过基本在菠菜飙。
起点文读者

【全职】绯日(2)

所以基本上都是认真尔严肃的瞎扯【你滚
一句话叶王林方双鬼黄喻

看着屋子里半晌没说话的众人。叶修呵呵一笑,在桌子上磕了磕烟斗,灰白的渣子不情愿的落在带着岁月裂痕的桌面上。被一阵穿堂风卷着洋洋洒洒的散在空中。
叶修从腰间掏出一个深绿的烟草袋子,开始不紧不慢的往那杆子宝贝烟枪里填着烟丝。
黄少天眼睛善于寻找机会的眼睛贼尖,一眼看出那个看似朴实的烟草袋子上用银线暗绣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王不留行。

哟,这不是我们微草大当家兼当红角儿的王杰希的名号么。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虽然那两个人搞在一起对于那些有心想知道点什么的人不是秘密,可是他黄少天就正好属于那些没心思去打听着档子事的人。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喻文州现在怎么样了,那些狗娘养的小鬼子会不会对他做出点什么事请来啊啊啊啊啊队长怎么办怎么办,等我找到那个告密的我要和他决斗决斗决斗!

正当黄少天胡子乱想之际,房间的门突然被轻轻扣了三下。一重两轻,分明就是他们接头的暗号。

叶修及时的拦住了要上去开门的动作,
哟,两位来的真巧,不胜远赢,不知二位名号什么,若是不慎磕了碰了,让我回去也好和当家的交代啊。
叶修悠悠哉哉的捏着嗓子用着当年唱西厢记的调调说出这句话,惊的在场众人全都颤了三颤,待众人安抚完手上的鸡皮疙瘩,门外的人低低的笑了几声笑声凄凉入骨。如泣如诉。

我擦这不是蜀中逢山的鬼泣吗?他来这里干什么?还嫌这儿的局面不够乱的吗?

黄少天一惊,当红角儿各有各的特色。例如从前百花的张佳乐,那嗓音一个字里得有三个转四个颤,听的人百爪挠心。诶呦我去,听完一场戏得耳朵嗡嗡响个半天。当年黄少天从百花班子走出来揉着耳朵抱怨。

当然,那张佳乐喜欢一边唱着一边叫人从上头撒下花瓣这个癖好与他特别的嗓子组合起来,人送外号百花缭乱这就是后话了。


黄少天支楞着耳朵自信的听着外头的笑声,越发确定了那是逢山鬼泣李轩不会错。

没法听错啊。这李轩,端的就是一口哀怨缠绵的泣音。传言李轩开口,鬼泣妖啜。那凄零一丝一丝缠绵入骨。哀转久绝。

不过既然这货来了,那么那煞星多半也来了。黄少天眼珠子一转,看向叶修,那家伙吧嗒吧嗒的吸着烟,怡然不动。再看向方锐,好家伙,已经一个咕噜跑到了林敬言身后,只探出一个嬉皮笑脸的脑袋。

逢山鬼泣鬼刻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如今那李轩到了这,那么吴羽策也来了吧。

果然,外面的人见里头没一点动静,就推开了门大大咧咧的往里走。完了跟没骨头似的往墙上一依。没错就是李轩那个没个正型的货。

跟着进来的人浑身包着黑色的斗篷,严严实实的只留了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味儿。

但是从他看见方锐之后就紧紧握起了拳头可以看出,就是吴羽策了吧。

————————————tag———————————






蜀中逢山是我瞎扯的无考证
那啥关于方锐和吴羽策的矛盾就是方锐见一次喊一次吴小姐/姑娘/女士,气的吴羽策见一次方锐打一次。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no zou no die why you try
哈哈哈我嘴贱你来打我呀
啪啪啪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