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潭居士

老司机开车,不过基本在菠菜飙。
起点文读者

【全职】叶喻王 就是肉汤要什么题目?(上)

之前说好的叶喻王。

这篇结束喻队才出来真是慢慢慢

拖延症患者迷之自豪x

肉会在下一篇?

慎慎慎!!ooc有!








『嘿,大眼儿,你怎么才回来?』

王杰希踏进家门,迎接他的就是这样一句话。语句亲昵的,就像妻子埋怨晚归的丈夫。

当然,那个完全隐没在黑暗中的身影可不是什么贤妻良母。

『叶修,你来干什么?』

年轻的魔术师没有开灯,他紧紧盯着黑暗中唯一的橘红色光点一隐一灭,突然觉得这玩意儿好像挺好看的,当然前提是忽略那堆呛死人的烟味。

『大眼儿,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最近接了一个委托,关于微草的。。。』叶修叼着烟,含糊不清的回答道,最后模糊几个音混杂着烟味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叶修手指的指关节在桌上敲打出轻快的节奏。

是小夜曲

王杰希不知怎的,就卸了力气。他转过身子,在墙壁上摸索着客厅吊灯的开关。
月光努力钻过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朦朦胧胧勾勒出王杰希流畅的脊背。合体的西装贴合在脊背线上,反射出一到银白的流光。

『又是微草谁作奸犯科被举报到你们兴欣了?你们兴欣什么活都接的习惯是不是真的该改了?』

叶修没有接话,他的表情融化在了漆黑的夜色中,只有嘴角边的一抹火星隐隐约约照出了他的笑容 。

多么美好。

王杰希摸向开关的手突然被人紧紧握住了。富有技巧的揉捏搜刮着指间的嫩肉。从手上丰富的触觉神经开始蔓延而上的快感让他头皮发麻。

『叶修你搞什么鬼?!』

王杰希反应飞快,左手反手一个肘击凌厉的打出。却被叶修眼疾手快的按住了腰眼。王杰希浑身一苏,在半路松了力道,到达目的地时只剩下软绵的力道只当闹个痒。

『该死,给我放开!』被按住了腰眼的魔术师就像没了爪牙的孤狼,虽然依旧薄情冷傲,却没有了一点威胁,只能激起人性中丑恶的黑暗。

好想,好想,把那个坐在神坛上的他,拉下云端,扯进凡尘的泥泞。叫他光环尽碎,只能在我身下,丢弃从前那些没有的自尊,摇尾乞怜。

『呵,如果我接到委托的惩罚对象是你呢?王不留行王杰希?』

叶修凑近了王杰希露在外头的脖颈。说话间冒出的热气使上面蒙上一层浅粉色。朦胧的月光一照,煞是好看。

王杰希觉得自己好像瞬间掉下了一个充满了冰碴子的冰穴。浑身一个激灵。叶修所谓的惩罚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通俗一点就是在床上把人做到认错,从此以后爱上这种每天被人操的死去活来没男人不行的婊子生活。

叶修恶意揉搓着魔术师腰间的嫩肉。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灵活的沿着腰线缓慢往下。

『嘶!』王杰希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感觉到腰间一股电流沿着脊背窜进心脏,再顺着涓涓流动的血液混入四肢百骸,最终汇聚到下腹那个隐秘的地方。

该死的,他一时间感受到了莫大的恐惧,

微草王杰希真的要栽在这里变成向别人翘起屁股求着干自己的婊子了?





不!

王杰希不知哪里的气力,转身一把推开在他身上揉捏的叶修,摸袖子甩刀出鞘,接着抵在叶修脖子上。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快的几乎没有人反应的过来 。

『叶神要发情的话请回兴欣吧,微草恕不奉陪』

王杰希眯着眼睛盯着叶修看。手上掏了刀子说话也足了底气。
故意咬重的叶神两字无疑在提醒叶修作为前辈的身份,更是无形间拉开了两人之前暧昧的距离。

好一个王不留行王杰希。

叶修看着面前因为眯起眼睛更使两只眼睛差距明显的魔术师,无谓的笑了笑。

『大眼儿,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怎么把灭绝星辰都掏出来架在我脖子上了?小心小心,小心手抖,我一把老骨头就交代在你手里了。』

月光下的孤狼找回了牙齿,它对着月亮长啸。辽阔的草原上回荡着孤独的狼吼。狡猾的敌人融入在了漆黑的夜色中,不知不觉的向着孤狼靠拢。

『怎么还不出来,真的忍心看着你亲爱的雇员被宰于刀锋之下吗?』

叶修依旧没几句正经话。油腔滑调的和王杰希扯了几句皮,突然眼神一凛,朝着黑暗的房间说了一句轻飘飘的话。

嘭,在王杰希的心里有一个炸弹,爆炸了。

是谁?!








↑其实是作者被发现了你们信吗?bingbu

好像还没有进入正题啊,让我想想剩下的怎么放。

评论(23)

热度(129)